当前位置:首页>文化>从文化领域的两代人探寻70年来伟大成就的密码

从文化领域的两代人探寻70年来伟大成就的密码

更新时间:2019-12-01 10:32:15 浏览量:2102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

在过去的70年里,新中国的辉煌发展是由几代人的不断奋斗组成的。

在过去的70年里,变化的是发展的领域和方向。没有改变的是精神的传承和实现成为一个强大国家的梦想的步骤。

70年来,科学技术的进步、文化产业的繁荣和教育的发展共同印证了新中国的兴衰荣辱,记录了一个民族的自强、自信和自豪。

“70年,同舟共济”,让我们一起走近科技、教育、文化同领域的两代不同年龄的人,倾听过去的故事,关注过去和现在的变化,展望未来,探索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伟大成就。

编辑

文艺创作是时代的产物。时代赋予文学艺术生命,文学艺术应该与时俱进。70年来,文学艺术创作在文学和影视领域继续蓬勃发展,在数量增长、形式多样和质量提高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现实主义的主题创作得到加强,杰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作家贾平凹

使命感一直存在。

好久不见的作家贾平凹最近出席了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以此来授予“茅盾奖”获得者陕西作家陈艳。陈艳贾平凹陈钟石之地...陕西培养了一批作家。贾平凹是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四十多年来,他一直从家乡汲取营养。“我的创作一直是从我的家乡看中国。后来,我离开家乡去了Xi,从Xi的角度更清楚地看到了我的家乡。回顾中国和世界,我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想法。”

贾平凹的文学创作几乎每十年都有明显的变化。大约在1985年,一方面,他与现代西方文学有很多接触;另一方面,他回到家乡收集民歌,在传统文化中“寻根”,从而结束了写作中的“流寇”,建立了自己的文学“根据地”。在此期间,他写了《商州三记》、《浮躁》和一系列关于商州的中短篇小说。1995年前后,贾平凹对社会、生活和人性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写了《白夜》和《高老庄》等小说。自2005年以来,贾平凹在过去的100年里对国家和民族的历史、现实和未来给予了更多的思考。他写了强秦、鲁谷、老生和山本等小说,以建立一个立足陕西、辐射中国的文学世界。

在作家圈子里,贾平凹已经出了名。多年来,他一直坚持用钢笔写字。每一件作品和手稿都首先被写在笔记本上,然后在手稿上一遍又一遍地复制和修改。670,000字的“古炉”被修改和复制了三次,“带灯”被修改了五次,近300支钢笔被折断。面对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他不敢带着使命感和紧迫感偷懒:“我已经这样写了几十年了。现在我老了,我的精力正在慢慢衰竭。我不能熬夜。我的写作速度越来越慢,但我认为还有一些东西要写。我在这个城市已经住了40多年了,最近我打算写一部关于这个城市的小说。我还在写,明年我会把它献给读者。”

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记录、书写、歌颂新时代,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国家的优秀作品。贾平凹对作家与时代的关系有着清晰的思考:“没有人能脱离他们生活的时代,尤其是作家。即使文学作品中有一些前瞻性和超越性的东西,它也是在坚实的时代基础上诞生的。作家应该以最大的热情关注、理解、思考和研究这个时代,并以最大的诚意来反映它。如果作家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在某一点上与时代、国家和民族的命运重合或重叠,那么所写的故事就是时代、国家和民族的故事。这是非常困难的,但作家应该追求它。”

在他看来,伟大的作品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是不可或缺的:“一个作家必须首先有一个广阔的视野,这就是人;然后我们应该对我们所处的时代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和把握,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有一个完整的洞察和思考。有太多的事情困扰和诱惑着作家,只有当作家面前什么都没有时,笔底才会有波浪。”

导演闫涵

新生力量正在壮大

2015年,导演闫涵的作品“滚开!”肿瘤君代表中国参加了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竞赛。那一年,他32岁。“滚开!《肿瘤君》的国内票房超过5.1亿元,远远超过闫涵自己1亿元的预期。他清楚地感觉到中国电影市场与他以前记忆中的完全不同。

闫涵在12或13岁时就渴望成为一名电影导演。高中时,他要求父亲订阅《电影文学》、《电影艺术》和《当代电影》等期刊。在接受该杂志的独家采访时,导演们毫无例外地提到了各种困难。例如,没有人愿意投资,资金往往被削减一半,拍摄条件也很困难……”闫涵说。

但是他没有放弃当导演的梦想。2002年,闫涵如愿以偿地被中央戏剧学院影视导演专业录取。然而,同期被录取的许多学生并不想出演电影,而是想毕业后回到当地电视台当导演。也许我们可以一窥当时中国电影的状况——2002年是中国电影产业化改革的前一年,也是中国电影最困难的时期。那一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不到10亿元。

正是在他即将大学毕业的两年里,闫涵真正感觉到这种情况有所改善。闫涵回忆说,一名记者问他:“你通常看国产电影吗?”闫涵回答说,“一年内国内电影不多。只要有新电影上映,我首先会去电影院看。”仅仅几个月后,他发现自己有点厚颜无耻:“国内电影太多了。”在那段时间,国内电影突然爆棚,似乎在一瞬间,许多新的年轻导演出现了。

在这些新导演中,宁浩给闫涵留下的印象最深。“当我在学校的时候,我正在拍一部短片。当时,我姐夫说一个叫宁浩的导演做得很好。但是在我毕业之前,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在票房上卖了2000多万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觉得中国电影的状态已经改变,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自2012年以来,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超过日本,一直保持着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的地位。2014年,闫涵赢得了电影《滚蛋》肿瘤六月。那一年,全国电影总票房接近300亿元。市场更大,机会更多。

但他也观察到了这个巨大市场中潜藏的另一个问题。“宣传对电影票房有很大影响。观众更注重宣传,而不是电影本身的质量。”从那以后,口碑对电影票房的影响变得越来越明显。在买票之前,观众习惯于通过各种评分平台来看每部电影的口碑。慢慢地,电影宣传的功能从宣传转变为通知,这使得创作者能够回到创作本身和内容本身。"这样的市场环境正在释放创作者的枷锁,也将给创作者更多信心."闫涵说。

也是在2014年,国家电影管理局开始每年举办“中国电影新势力”论坛,闫涵也参与其中。与此同时,许多行业协会和电影公司相继推出培训项目,如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的“绿色绿色计划”,贾张克导演的“推广计划”,宁浩导演的“坏猴子72改变电影计划”。多亏了这些支持项目,更多像闫涵这样的年轻电影人成长起来,成为中国电影的新势力。

"中国电影向前发展是一个非常良性的生态."闫涵认为,年轻导演的成长逐渐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多元化,“电影的视听语言更加现代,导演不再仅仅关注自己的表达需求,更注重观众的观赏需求和审美需求。”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开放和创作者的心态,闫涵开始更多地思考中国传统美学对当下电影创作的意义。“技术是可以学的,但是中国文化中的古典气质在其他国家是学不到的。如何挖掘和表达中国古典文学艺术中可以与电影相结合的部分,是我们应该探索和追求的。”闫涵说:“未来,中国美学的风格可能成为国内电影最重要的立足点。”

甘肃11选5 台湾宾果下载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安徽快三投注

上一篇:肌无力是怎么回事?当你出现这些表现就是肌无力了!
下一篇:评论:联合国发布《负责任银行原则》,中资银行应积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