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走进金星的另一个“家”,发现她最重要的身份

走进金星的另一个“家”,发现她最重要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9-11-08 18:58:56 浏览量:1744

“今年是金星舞蹈团成立20周年,我震惊地坚持了这么久。我曾经想放弃每天跳舞,因为跳舞太苦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能放弃,否则我就没有“根”。我的整个人生从这个阶段开始,我特别重视我的“出生”。人们必须尊重他们的“起源”,所以我必须保护这个“根”,这是我的舞蹈公司的宗旨

在许多观众的印象中,金星是一个尖锐的“毒舌法官”,一个直言不讳的“脱口秀主持人”,以及娱乐综艺节目中的“金句皇后”...太多人只记得她雄辩的“嘴”,却忘记了她更有力的“腿”;忽略了她最重要的地位,她实际上是一个以舞蹈为生的职业舞者,也是一个热爱舞蹈、热爱舞台的艺术家。

1967年,金星出生在沈阳的一个小镇。她11岁进入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17岁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深造。1985年,17岁的维纳斯在第一届中国“李涛杯”舞蹈比赛中与塔吉克舞蹈帕米尔田园诗一起赢得了她一生中的第一枚金牌,从而确立了她在舞蹈界的地位。20岁时,维纳斯成为第一个被国家派来纽约学习现代舞的中国舞者。1991年,她被聘为美国舞蹈节的首席舞蹈指导。她的作品《半梦》获得了美国舞蹈节“最佳舞蹈指导奖”。1998年,维纳斯的代表作《红与黑》成为第一部获得中国文化部颁发的“文化奖”的现代舞作品...

维纳斯参加了1985年第一届桃李杯舞蹈比赛,并以完美的基本功赢得了中国青年男子舞蹈团体金牌。

1999年,维纳斯以自己的名字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私人现代舞公司,名为“维纳斯舞公司”。2012年,在维纳斯的领导下,在没有任何背景或资金支持的情况下,维纳斯舞蹈公司最终在上海拥有了属于舞蹈公司的一栋小楼,这座城市拥有一寸土地和金钱。

不管是什么样的风雨,什么样的考验,维纳斯不仅让舞蹈团活了下来,还保持了非常纯净的状态,成为每一个舞蹈演员安定下来追求艺术的精神家园。今天,维纳斯舞蹈团每月都在中国各城市巡回演出,在世界各地的重大艺术节上“跳舞”,向海内外观众展示中国现代舞的发展和水平。

今年,金星舞蹈公司庆祝成立20周年。12月20日,上海大剧院将为维纳斯舞蹈公司20周年举办一场名为“舞动@上海”的特别演出,展出维纳斯舞蹈公司的经典作品,如《红与黑》、《半梦》、《脚步》、《色彩感觉》、《海上探戈》、《笼中的鸟》。演出一开发票,不到一小时所有的票就卖光了。

最近,易詹俊也来到上海跟随维纳斯,走进她用所有努力建立和维持的“净土”。她沉浸在作为金星舞蹈团成员的感觉中,看到了金星不为公众所知但真正属于她的另一面。

金星舞蹈公司位于上海杨浦区时尚中心公园,周围是各种高端时尚名牌商店。一直走到河边,你会看到“维纳斯舞蹈公司”,有一半红砖一半白墙,以简单、低调和充满个性的方式安静而自豪地坚持着。走进这座独特的小楼,最大的感受是:跳舞是这里最重要的事情;舞者是这里最受尊敬的人。

维纳斯舞蹈公司的内部装饰由瑞士艺术家设计。它简单、开放,具有强烈的艺术氛围。除了维纳斯作为舞蹈公司艺术总监的照片之外,进门的那面大墙还平等地悬挂着16名活跃舞者的头。

金星舞蹈公司(Venus Dance Company)金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和办公桌,行政人员工作的办公区域也不大。最好最舒适的空间都是留给舞者的。大型排练厅和实训室都配有集中供暖,全覆盖德国进口高档舞地胶,宽敞明亮,还有几个专门的休息区、用餐区和演员洗浴室。公共空间充满了海报和艺术品。在走廊里,甚至浴室的门上也写着各种各样关于舞蹈的名言:

“跳舞是为每个人准备的。我相信舞蹈来自人民,应该还给人民。”

早上十点钟,维纳斯一进入舞蹈公司,她就卷起头发,直接走到排练厅门口。她靠在门上,看着每天早上第一堂芭蕾舞课的舞蹈演员,发表了一些评论,然后脱下外套,脱下鞋子,穿着宽松的训练服,赤脚走进排练室。她叫易先生坐在已经准备好的沙袋垫子上,而她直接坐在纯白排练厅的地板上。

“在我们的舞蹈公司,你不会闻到汗味或脚臭。我从小就在歌舞团,我特别讨厌歌舞团里汗臭和脚臭的味道,所以我们歌舞团绝对不会有,一切都是干净的!”维纳斯自豪地说,“我最好的地方是我的家和我的舞蹈团。我喜欢打扫我的家和我的舞蹈团。我选择了这里的每一盏灯,我和设计师讨论并设计了每一个地方,就像家一样。”

这种变化从平时给人印象深刻的旺盛和活泼,金星在舞蹈团排练时,整个人的状态是平静的、朴素的、轻盈的、纯粹的职业,就像一个简单的舞者,但脸上和眼睛里,又散发出一种热切的光彩。在用心指导舞蹈演员训练的同时,她还借此机会给艺术艺术家军上了一堂“现代舞知识普及课”:

“现代舞做的第一件事是解决人体和地面之间的关系,所以如果一个演员斜靠在地面上,我可以看到你是否在跳现代舞。”

“如果你不能解决愤怒的问题,跳舞,不管你的技能有多好,都是没有用的。当我从古典舞转向现代舞时,最重要的是让我的呼吸顺畅。来找我的舞者有各种各样的背景。那些以前学过芭蕾和古典舞蹈的人,我说不用担心。让我们先把空气弄平。这中风已经三年了。所以我说,我已经三年没去金星舞蹈公司了,我不承认这个人是从我这里学的舞蹈。”

“我不想舞台上的所有演员都像一个演员一样跳舞,但是每个演员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如果你像我一样跳舞,那你将徒劳无功。但是你的品味和成就可以从金星学到。”

维纳斯说:“在我学会现代舞之前,我是李涛杯的第一个“技术娃娃”。我经历了那个阶段,所以我知道把对技术的重视转化为肢体语言需要多长时间。我不能控制中国的其他地方,但是在金星舞蹈公司,只要你跟我学跳舞,我可以教你如何用你的身体说你想说的话。这个“单词”不是很大,也许词汇量很小,但是很干净,属于你。我从未说过你必须像每个人一样跳舞,不要像我一样跳舞。我最害怕这个。因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老师总是告诉我我想像谁一样跳舞。我总是在心里抗拒。我像其他人一样反抗。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像别人一样跳舞,但我会有别人没有的东西。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不能这么说。但是当我成为一名教师时,我鼓励所有的演员不要做任何人,而是自己跳下去。包括舞蹈团和我做的事情,也是同样的想法。”

维纳斯完全理解并尊重舞蹈团中的每一位舞蹈演员,这也是同样的想法,她可以用一根手指讲述他们背后的故事。“现在跟大家一起训练韩彬韩团长,是我从餐厅“弄”回来的。他和黄豆豆是同班同学,舞跳得很好。然而,当他从上海歌舞团来到歌剧院后,他成了一名舞蹈演员。这么好的演员竟然去餐馆工作了。2003年,我从餐馆里钓到了他,并成为了我的搭档,直到现在。”

“这位上海女孩过去是芭蕾舞演员,现在35岁,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她会跳舞、编舞和教书。她是一个非常好的舞蹈演员和舞蹈指导。”"这位刚刚生了一个孩子100天的女演员仍在哺乳,现已回来练习。"

“这个灰色的家伙,23岁,来自山东。当他18岁没有基础的时候,他向妈妈要了一些钱后,来到上海向我学习跳舞。我请他每天晚上去我们业余班上课。班上的老演员告诉我,这个孩子有些理解。我确实一见钟情。虽然他没有基础,但在业余班学习一年后,他来到舞蹈公司跳舞,现在他跳得很好。我从不仅仅依靠一个测试来招募演员,因为有些人可能有很好的资格和技能,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喜欢跳舞。几天后,他们觉得无聊,不想学习。”

维纳斯说,老演员和新演员都必须每天在舞蹈团练习,他们必须从最基本的呼吸和地面动作开始练习。甚至维纳斯自己也经常和她一起练习。“在我上台表演之前,我还必须练习,至少一个月之后我才能上台。否则,不管你是老师还是大师,如果你不练习,你会在舞台上被比较。”今年3月,为了纪念20周年,舞蹈团汇集了10部以前的作品,制作了一部电影。起初维纳斯不想自己去。她只是想让所有的年轻演员跳舞。但是每个人都说,“金老师,请跳舞。让我们保持记忆。”所以她练习了一个半月,跳了三部作品," 53岁,跳了我24年的作品,筋疲力尽了!"

这样一套训练方法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使得维纳斯舞蹈公司的舞者拥有不同的技能和气质。维纳斯自豪地说,“2004年,我带着我们的舞蹈团去欧洲演出。当时,一位欧洲演员说了一些让我觉得我的训练成功的话。他说,‘金先生,我不知道你们舞蹈团的舞者的训练背景。因为有些人天生就是芭蕾舞演员,有些人习惯跳古典舞蹈,但我只是想把他们都“揉”进大自然,也就是一群舞者,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在舞台上,你看不到你的训练背景或技能。那是现代舞的最高水平。然而,那些拼命展示技巧和炫耀技巧的表演延续了武术和杂技的概念,它们并不是真正的高级舞蹈。除了维纳斯舞蹈公司独特的训练方法外,维纳斯经常邀请外国专家为舞蹈公司授课或排练我从来没有说过哪个是老演员,哪个是新演员,所以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

为了安抚舞者,维纳斯承担了舞蹈团的所有责任。在舞蹈公司工作的每个舞蹈演员都可以拿到相当于上海普通白领的工资。维纳斯支持女演员结婚生子。怀孕和分娩期间,工资照常支付。此外,在舞蹈团工作超过10年的舞者可以从维纳斯那里得到一辆价值45万元的上海牌照suv。即使是刚加入剧团的年轻演员,维纳斯也从上海市政府那里为他们赢得了一套租金低廉的公寓,每月只需1500元。

"她对我们照顾得太好了,但我们不知道她自己带了多少东西。"剧团的老演员孙朱桢说这话时哭了。原来,她今年才知道维纳斯曾经卖掉一栋别墅,在舞蹈团最困难的时期支持它。“我从她姑姑那里听说,她非常喜欢买衣服,所以在2007年到2009年的三年里,她没有买任何衣服或一双鞋。然而,即使很困难,我们的工资也从未减少,只是偶尔她会告诉我们,这可能是本月晚些时候。那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高兴地跳舞。她从未告诉过我们,但有时她会来到舞蹈团,静静地站在窗前一会儿。”

维纳斯为自己是“特别好的老板”感到非常自豪她说,“我从没想过我会依靠金星舞蹈公司来支持我。相反,我赚的所有钱都是为了保护这片净土。我也不想依靠它在舞蹈产业树上什么江湖地位,争取一亩三分地。我做这个舞蹈公司只是因为它是我头脑中一个特别干净的私人空间,也是一个我可以在生活中完全暴露自己的地方。在我心中,这个地方就像朝圣的地方,特别纯洁;我也训练了一群人像我一样做“牺牲”。这些舞者不需要任何分心,他们跳得干净利落。这是维纳斯舞蹈公司。我的寺庙是一个剧院和一个舞台。我经常说世界上对全人类来说最公平的地方是剧院。当灯熄灭时,所有的种族、阶级和财富都将被消灭,每个人都将是一样的。”

在指导下,她走上了舞台...

在舞蹈公司忙碌了一天后,维纳斯一点也不累,但比早上到达时更加容光焕发。她说:“我特别喜欢这种状态。如果我从电视台回家,人们会把酒吧扭断。但是当我从舞蹈团和排练厅回到家时,我丈夫说我很开心。这里的一切都特别舒适和干净。我们的舞者不想每天下班后逃离这个地方。相反,他们愿意留在舞蹈公司,并感到受到保护是安全的。这种安全感不是我给的,而是整个环境和舞蹈给的。当他们离开这里去社会时,像其他人一样,他们会感到困惑并有很大的压力。但是在这里跳舞让他们感到安全。当舞蹈成为每个演员的生活方式时,我发现一起跳舞很有趣。这也成了我的生活方式。当我在外面遇到各种无法解决的问题,感到一片混乱时,我迅速开车去舞蹈团,进入排练厅,换上训练服,练习了一天,我的状态很好,很顺利。我把自己“固定”在这里。

“我不是艺术家,而是舞蹈演员!我不是明星,我是金星!”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当从舞蹈团回家时,维纳斯分别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发布了一种感觉:“当我每天看到舞蹈团的舞者训练和跳舞时,对我来说是最快乐和最幸福的时光。”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

作者:王润

照片:王力

编辑:牛春梅

本期制作人:李宏彦

流程编辑:吴越

北京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贵州快3投注

上一篇:DA Davidson维持Nicolet Bankshare
下一篇:只为抢五秒绿灯 小轿车不慎撞飞过路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