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会>飞机餐食"缩水" 品牌运价调控或是航企新方向

飞机餐食"缩水" 品牌运价调控或是航企新方向

更新时间:2019-11-03 11:23:31 浏览量:4947

1919年,英国军火商海恩德利·佩奇(Haendly Page)将一批轰炸机改装成客机,经营从英国到欧洲大陆的客运航班。

10月11日,一架只能容纳10人的改进型飞机从伦敦飞往巴黎。碰巧是中午,飞机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食物,包括三明治和水果,每个3先令(1英镑等于20先令,3先令大约是1.5元人民币)。

这是100年前有史以来第一次飞行餐。

“非常豪华。当时,飞机上还供应茅台酒、龙虾和鱼翅。”回想起20世纪80年代的飞行餐,海南航空公司董事王五祖弘忍大满禅师微笑着说。

当时物资短缺,茅台酒、中国烟和白兔奶糖等“顶级奢侈品”飞上10000米,成为飞机餐的一部分。直到今天,在许多中国人眼里,高质量的飞机餐是航空业的“标准”。

然而,100多年前形成的固定思维最近遇到了“挑战”。最近,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和行李国内运输规则》,删除有关航空餐的规定。航空公司可以根据市场需求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饮。曾经以“米粉”为代表的飞行机器餐将来可能会向“水果小吃”等清淡食品发展。

食物萎缩引起不满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抱怨机票“缩水”甚至取消。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为首的航空公司最近减少了航班膳食的分配,例如将膳食改为小吃,将热食改为冷食,这引起了许多乘客的不满。根据中国国际航空公司8月23日发布的“客舱服务调整公告”,实际飞行不到70分钟的航班将只发放一瓶水。在70分钟到2小时的飞行中,食物种类将减少到不需要回收的。鸡肉米饭和牛肉面将被汉堡、三明治或饼干取代。

其原因是最近发生的几起事件,在这些事件中,乘务员在用餐时因颠簸而受伤。民航局重申了严格飞行安全的相关要求,并明确表示,在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航空公司不得从事与安全无关的工作。

也许这也不符合乘客的主观感受,即从来没有任何法律或法规要求航空公司提供食物。提供食物是航空公司自发的市场行为。同时,当乘客购买机票时,并没有规定表明航空公司必须为乘客提供一定规格的膳食,这给航空公司提供了很大的发挥空间,也为航空公司提供了减少膳食或不减少价格的系统保证。

事实上,近年来膳食的“缩水”很普遍。自2018年10月28日起,天津航空将不再为所有经济舱乘客提供免费餐饮,但享受经济舱的乘客除外。此外,许多低成本航空公司,如向鹏航空公司、春秋航空公司、西方航空公司和中国联合航空公司,已经取消了普通机票的免费用餐,以降低成本。

据中国航空运输协会航空食品分会统计,目前中国约有130家航空餐饮企业,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由航空集团或航空公司控制;另一个由机场方面投资建立。虽然制作航空餐的成本没有差别,但是航空餐的质量因航空公司而异。与国外相比,中国航空公司的餐饮市场相对较大,但比较分散。甚至中西部地区的许多小机场都设立了航空食品公司,导致飞行餐质量参差不齐。

它似乎也是“吸收黄金”的秘密武器

20世纪80年代,一名美国航空公司的空姐发现,除了沙拉中的橄榄之外,大多数乘客不会在飞机餐中吃沙拉,近3/4的乘客选择不吃沙拉。当时的美国航空公司总裁罗伯特·兰道尔(Robert Landauer)得知情况后,立即下令停止航班包裹中橄榄的供应。这一调整为美国航空公司当年节省了4万美元。

虽然看似普通和不起眼的飞行机器餐只占航空公司运营成本的一小部分,但它们显然更容易调整。一般来说,航空公司最大的支出成本是燃油,通常占运营成本的30%左右,其余包括机场着陆费、飞机和零部件折旧以及员工薪酬,后者约占运营成本的50%。一般来说,在向航空餐饮公司报价之前,航空公司客舱服务部会根据空间、航程和飞行时间设计食谱并制定标准。目前,国内航线经济舱的飞机餐报价约为25元,头等舱约为70元至80元,有的可能超过100元。

事实上,这是因为飞机餐的制作过程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与地面餐的生产不同,飞行机餐的供应需要标准化的中央厨房生产、冷链配送和相应的单元服务,看似普通的米饭和面条一旦“上了天堂”就会面临高昂的成本。一方面,对原材料的需求很高,比如肉不能有骨头,所以鱼夹住它的头,去掉它的尾巴后,它就没有什么可用的部分了。另一方面,冷链运输和储存的成本很高,摄像机和gps必须安装在冷链车辆上。由于缺乏议价能力,航空食品公司的利润率也在逐年下降。

根据三大航空公司上半年的财务报表,飞行餐占运营成本的比例约为3% ~ 3.5%。如果考虑到乘客人数,三大航空公司为每位乘客支付的费用在24元至34元之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去年的客运量均超过1亿人次,净利润分别为73.4亿元、27.1亿元和29.8亿元。据推测,如果每顿飞行餐的费用可以减少一美元,每年至少可以节省1亿元。

取消飞行餐是从连航开始的。例如,20世纪70年代,西南航空公司为了吸引一些游客,省略了当时被认为是“标准”的服务,包括飞机餐。西南航空公司成立40多年来,在航班上只免费提供一袋花生、椒盐卷饼和软饮料,甚至一度被乘客戏称为“花生航空公司”。去年8月,花生供应也被暂停,以避免过敏反应。

据统计,在去年运力前100名的航线中,2小时以内的航班占50%以上,其中1-2小时以内的航班占48%。这意味着一半以上的国内航线的机票价格可能会降低。

品牌资费管制还是未来航空公司的新方向

面对最近的客舱服务调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处于领先地位。它鼓励乘客放弃用餐以获得里程奖励的措施引起了广泛关注。据了解,早在3月份,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机上餐里程兑换就已经在广州等14个国内始发城市运营了200多个航班,为乘客提供了选择。成功预订“绿色航班”(取消航班上的餐饮)的乘客将仅在航班上获得饮料,但乘客将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获得300英里奖励。一些预订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机票的乘客收到了这样的提示信息。

这种做法在国内航空公司也能找到类似的影子。根据北京首都航空官方网站,不享受免费餐饮的乘客可以在起飞前48小时(含48小时)在航班上或通过北京首都航空官方网站购买。根据航班的不同出发地点,膳食将结合当地的食物特点。例如,离开Xi安的航班的餐点有多种选择,如沙子面和三秦套餐。

精细定价在航空业被称为“品牌费率”。航空公司的运价体系是“无论乘客是否需要,机票都包括一系列服务,如行李登记和餐饮”,而品牌运价则通过“菜单”方式为乘客提供产品组合,包括附加服务和相关使用限制。机票的定价可能是围绕最基本的价格,然后可能会考虑到各种其他需求,如是否需要用餐,进行精细和动态的定价?你有行李吗?座位是否在前排等。这些详细的乘坐要求可用于差别定价,从而允许航空公司进入更灵活的运费模式。例如,经济舱改革始于去年。超级经济舱、基本经济舱等产品是品牌运价的直接体现。

数据显示,显然从一开始就不提供免费餐饮的春秋航空(Spring Airlines)2017年的辅助收入为7.9亿元,同比增长11.8%,但仅占收入的7.2%。对此,春秋工作人员表示,补充收入包括很多,而食物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春秋公司推出了“机票+可选增值服务”的组合产品模式,包括组合机上的座位选择产品、餐饮产品、行李限额产品等。,近年来增长迅速。

品牌运费率对航空公司来说是件好事。它给乘客更多的选择,从长远来看也是一件好事。他们可以按需购买不同的票。品牌运费率在中国是否有意义,餐饮改革将是对航空公司的一个小小考验。

(郭子超)

上一篇:湖南新田一村霸获刑:落选村支书后撕选票,锁村办公场所
下一篇: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举办 中国众多知名作家齐聚一堂